《》

那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当齐磊破开虚空,把萧巧哥、福康、君欣卓,还有冷香奴,带离北宋这个次元,进入到时空间隙的那一刻开始,她们眼中看到的每一点光、每一幅景,都完全颠覆了其以往的认知。

萧巧哥有些紧张,尽管已经是百岁高龄,可是在唐奕第五维意志的分享之下,她依旧是当年模样,也依旧如当年纯真。

“我们到了那个地方,真的就能看到唐哥了吗?”

齐磊一边操控着第九维能量包裹着她们在时空间隙之中穿梭,一边畅快一笑,“嗯,是不是很奇妙?那疯子明明晚走,却会比我们先到。”

见几女依旧对未知抱有一丝不安,齐磊主动找起话题来分散她们的注意。

“你是萧观音?”

“嗯。”萧巧哥点着头。

只闻齐磊道:“那你可要作好准备,在我们那个时代,你可是有相当多的崇拜者哦。”

“哦?”萧巧哥果然被齐磊的话引开了心神,“崇拜我?我没去过你们的那个时代呀!”

齐磊眼中现出骄傲,解释道:“在我们那个时代,随着人类在星海之中的奋斗,不断被各个宇宙文明所认可。人类以近乎不可能的速度完成其他文明亿万年才做到的文明进阶,也成了亿万宇宙文明感兴趣的研究对象。”

“所以,我们人类的历史已经是宇宙史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部分,每一个历史细节都被亿万星族探讨求真,每一个历史人物也是如此。”

“而你....”齐磊看向萧巧哥,“正是星盟评选出来的,人类文明史上一百位最受欢迎的女性之一哦!”

“啊.....?”

萧巧哥有点慌乱,没想到,那个时代的人居然这么八卦。

......

正聊着,齐磊面容一震,“到了!”

“主宇宙信标点锁定,欢迎来到我们的时代!”

......

————————————

浩瀚星河,斑斓云雾。

这里,是恒星之墓。

这里,亦是恒星的摇篮。

这里,是创世之柱星云。

......

每时,每刻,在这片尘埃与分子云构成的星云之中,都有恒星发出第一道闪光。

每时,每刻,亦有恒星燃尽最后一丝光芒,在其中殒灭。

生与死的光辉照耀了整片尘埃云雾,使之看上去就如同屹立在深邃星空之中的“创世之柱”。

......

星云深处,一艘如天空之城一般的星空要塞静止在色彩斑斓的星云之中。

从外面看去,这座天空之城除了主端的几点灯光,绝大多数区域皆是一片黑暗,显得有几分萧瑟。

也许,只有这个时代的星空万族才知道这里曾经有过的辉煌,才会怀念这座名为“希望”的人类之城照耀整个银河系的昨天。

希望号,主控室。

悬浮在主控正中的一块蔚蓝色晶体突然一阵闪烁,主控台前的一个女子登时激动不已,急声命令全体主控人员:“混沌之芯已启动,寻找第10000002号宇宙信标成功,准备回归!”

话音刚落,蔚蓝色的光芒猛的达到了顶点,近万平米的主控大厅被照耀得除了一片蔚蓝,看不见任何事物。

女子下意识闭上眼睛,等她再睁开的时候,混沌之芯下方的空间入口已经打开。

女子登时兴奋莫名,“石头把那个疯子带回来了!”

可是,空间入口里走出来的,却是齐磊和四个宽袖垂荡、鲜衣怒裙的美丽女子。

......

————————

与此同时,在希望号最深处的一片区域。

这里是希望号的特权住宅区,里面住的不是高维意志的觉醒者,也不是人类最高权力的掌控者,而是希望号的最初元老。

一千年前,当希望号的雏形舰开始在地球建造的时候,虽然只是不值一提的千米直径,可是亦非当时地球的财富和科技水平所能轻易建造的。

之所以会成功,是因为得到了相当多的技术和财力资助。

而特权区内居住的,就是当年资助过希望号的那一部分人。

此时,特权区最豪华的一间套房里的灯缓缓亮起,露出宽敞无比的奢华房间,还有......

还有房间正中坐着的一个人。

他整个人都罩在一件黑色的长袍之中,巨大的兜帽把容貌掩盖得一丝不露。

事实上,这是一件特殊的黑袍,由最高等级的对子空间材料织造,又安装了纳米级微型次元转换芯片。

怎么说呢?其实这就是一台穿在身上的次元相位机。

住在这里的人是不允许被打扰的,不要说特权区里的人,就连人类联盟的三位最高统帅都不行。

即使没有这一条规定,就算让人拿着探测仪器来照这个黑衣人,也没人能看清里面到底是谁。

.....

而此时,随着室内灯光的亮起,这个把自己隐藏在黑袍之下一千年的人,终于摘下了他的兜帽,露出里面一张不算英俊,却又气质非凡的年轻面容。

他的眼神深邃、沧桑,嘴角微微微微上扬。

“终于啊.....”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老子终于可以见到你们,终于可以做回我自己了!”

说到这里,青年都特么哭了。

两千多年了,为了不改变次元焦点之后的历史轨迹,把人类带向未知,他特么只能隐姓埋名,不敢出去见人。

终于等到齐磊去接回他老婆的这一天,他也终于可以露面了。

想到这儿,青年猛地甩掉那件袍子,飞似的冲出房间,向着主控室的方向飞奔而去。

“娘子!!我来了!”

......

————————

主控室中,操控着希望号的女子一脸呆滞地看着齐磊和他身边的那四个美丽女人。

什么情况?

女子靠到齐磊身边,压低了声音,“你不是去接唐疯子的吗?怎么带了四个大美人回来?色心不改是吧!?”

“停!”齐磊慌了,“老婆,别误会!这是疯子的老婆,和我没关系。”

于是,齐磊把唐奕不肯抛下爱人,宁愿等待两千年壮举一说。

那女子登时牙疼的不行,“疯子!”

“那什么?”齐磊四下张望,“按理说,唐疯子应该已经在这里了。他人呢?”

“我哪知道!?”女子嫌弃地看着他,“他总不能凭空出现吧?”

正说着,主控室门前突然跑进来一个人影儿,“老婆啊!!我的老婆啊!想死我了!”

来的正是之前那个黑袍青年。

他一进来,就见四个身着古装的美丽背影,登时按耐不住,急扑而上,一把就把萧巧哥和君欣卓从背后抱了个满怀。

大吼之声,亦是把齐磊和女子的目光吸引过来。

等齐磊看清来人,吓的一个激灵。

“哦操!!!”

......

而萧巧哥、君欣卓被人抱住,也是回魂转头,与那青年四目相对。

......

正如齐磊所想,对于萧巧哥她们只是一瞬间,可是对于唐奕却是整整两千年。

两千年的苦苦守候,那将泛滥而出多少思念,多少衷肠难诉?

然而,那感天动地的重逢桥段并没有上演......

啪!!!

萧巧哥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流氓!”

啪啪!!

君欣卓更中猛甩了两个,“臭流氓!”

福康一见妹妹们如此,也不甘人后,啪啪啪!

“登徒子!”

冷香奴,啪啪啪啪!!

“你谁啊?怎会如此轻薄?”

“......”

那青年被打懵了,捂着脸,“你们谁啊?我老婆呢?”

一旁的齐磊终于反过味儿来,“吴宁!?你怎么在这儿!?”

“废话!”

吴老九瞪着牛眼,一脸的蛋疼,“你特么不接我,我怎么能在这儿?我老婆呢!?”

“我.....”齐磊傻眼了,“我特么还没接你呢啊,这是唐疯子的老婆!”

“啊?”吴老九愣住了,“还没去呢啊!”

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朝着萧巧哥四女尴尬地笑了起来,“误会,全是误会!”

事到如今,已经十分明朗了。

吴老九其实和唐奕一样,在齐磊去接他的时候,不愿意抛弃家人,所以也等了两千年。

只不过,他弄错了,没等齐磊去大唐那个次元宇宙,就自己跳出来了。

那问题来了,唐奕呢?

此时,主控室内安静的可怕。

齐磊道:“原来,那个神神秘秘资助希望号的人就是你。那这么说,唐奕应该也早就出现在这个时空了啊!?”

“他人呢?”

齐磊一抽鼻子,“你问我?我哪知道?”

“反正不在特权区。”

“完了!”

齐磊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把唐奕弄丢了。

正在绞尽脑汁细想哪里出了问题时,却感到脖子一凉,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君欣卓冷若冰寒的声音传来:

“说!!我家夫君被你们弄哪儿去了?”

......

——————————

唐奕去哪儿了?

时间倒退回一千年前。

当地球面临攻击的消息传遍世界,当希望号飞船喷射出蓝白色的火焰带着人类的希望奔向星空的时候,一个黑袍青年呆立在大地之上,瞪着那渐渐远去的希望号。

“你大爷的!老子花钱给你造飞船,你特么居然不带老子走。”

“你大爷的啊!啊啊啊啊......”

唐奕绝望地站在那里,等待他的,是即将被囚禁的太阳系,还有堕落回野兽的人类。

......